妈阁是座城 - 现代女性在时代的变迁更迭中,如何挣扎、如何衰老的故事

看看屋影视 4月前 1554

简介:

女叠码仔梅晓鸥(白百何饰)历尽沧桑,在妈阁(澳门)这座赌城中与来历迥异的赌徒打交道,有地产商段凯文(吴刚饰)、有艺术家史奇澜(黄觉饰),也有来自不同阶级的政商人员,连早已堕落低谷的前夫卢晋桐(耿乐饰)都重新卷入她的人生。这些人入赌场就搏杀,出赌场就赖账,女叠码仔过的就是放债和讨债的生活。 赌博让人迷失本性,叠码仔与赌徒周旋,也等于与魔鬼打交道,一时假仁假义,一时恩断情绝,赌至终局,谁能寻回本性,谁能鸿运当头?

《妈阁》其实讲述的是现代女性在时代的变迁更迭中,如何挣扎、如何衰老的故事,着笔于女性的自我认知和情感结节。在这一主题下,白百何无疑是当下演艺圈中最适合于诠释这个角色的女演员。在全片中,李少红毫不吝惜地给了白百何无数个特写。不得不说,在张叔平的梳化和李少红的镜头下,白百何用这些近景演绎出了梅晓鸥的坚持、无力。但这些显然不够。

严歌苓笔下的梅晓鸥是“哭一次老一次”“和段太太相比已经有些褪色”的女人。严歌苓聚焦于梅晓鸥这样一个女人在衰老这一缓慢而又容易察觉的过程中,如何与为何把赌注下在自己手边的男人们的整段心路。

电影两个小时的时间自然不允许这样铺张浪费地刻画梅晓鸥,因此,梅晓鸥为什么对之前只有过一面之缘的史奇澜关怀备至?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宽限段凯文?为什么这么不争不抢、一味退让?这些问题对于第一次接触《妈阁》的观众,是未被解释的:所以,梅晓鸥在豆瓣十之七八的影评中,被各路观众推举成为圣母。

可以看出,在剧本创作的过程中,三位编剧已经在尽力帮助梅晓鸥脱离这样一个人设,比如把段凯文的借钱从两次砍成一次,把在三亚酒店大堂里的众人批斗(原著中梅晓鸥完全处于被动,还挨了旁观者的一口浓痰)改换成“争吵”,但这样的补救,很明显救不回观众对梅晓鸥已而成形的成见。

而让人惊喜的是,白百何在电影中依旧有不少十分亮眼的表现。除去被所有人褒扬的那段,与段凯文在烤鸭店的对峙,最打动我的表演其实是面对儿子赌博时,梅晓鸥在浴室焚钱惩戒的一段。白百何的台词形表彻底地再现了一位受伤、愤怒、绝望的母亲。


最新回复 (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