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分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评分8.6

看看屋影视 4月前 1718


进入观看


简介:

天地灵气孕育出一颗能量巨大的混元珠,元始天尊将混元珠提炼成灵珠和魔丸,灵珠投胎为人,助周伐纣时可堪大用;而魔丸则会诞出魔王,为祸人间。元始天尊启动了天劫咒语,3年后天雷将会降临,摧毁魔丸。太乙受命将灵珠托生于陈塘关李靖家的儿子哪吒身上。然而阴差阳错,灵珠和魔丸竟然被掉包。本应是灵珠英雄的哪吒却成了混世大魔王。调皮捣蛋顽劣不堪的哪吒却徒有一颗做英雄的心。然而面对众人对魔丸的误解和即将来临的天雷的降临,哪吒是否命中注定会立地成魔?他将何去何从?


首先說一句,《哪吒之魔童降世》的製作水準確實不錯,在商業性上當然也已經被觀眾口碑證明了成功,這些方面便不再贅述。

只談談自己在創作角度對於這部電影的看法,包括劇作、改編和人物等等。

有不少人覺得《魔童降世》的劇作很好。這種「好」的印象來自於戲本身的節奏或情感得宜。但在我看來,這個戲的劇本寫法其實是頗為老派的商業片做法。何謂老派呢?舉個例子,香港80年代拍商業電影最厲害的新藝城電影公司,做劇本是按照所謂的「九本戲」原則實行。過去電影膠片一卷十分鐘,遂稱之為「一本」,「九本」就是90分鐘電影。「九本」劇作法就是每一本戲(10分鐘)內,都要計算好這10分鐘之內是否有出現一些喜劇、奇觀、煽情或是官能刺激的東西,如果每本戲的商業元素足夠,這本戲的劇本就算成功,值得拍攝。換言之,所謂「九本」創作,就是堆砌商業橋段,保證戲劇內商業元素密度之法。但是這種當年曾被奉為金科玉律,注重商業元素的創作法則,後來卻漸漸被淘汰了。


《魔童降世》的劇作予我而言,就是元素太密集太多了。尤是那些被很多人稱為「周星馳式」的喜劇橋段,密度更是過猶不及。這類創作方法在保證可看性上當然非常奏效,只是就像「九本」劇作法後來被拋棄,也是因為這類劇作太過注重商業元素堆砌,但常常忽略了人物,也容易使得商業元素和戲劇本身割裂。就像《魔童降世》中其實已經存在不少負責喜劇的角色(包括守門的結界獸,或是給元始天尊守門的那條龍?),這些角色們作為配角設計和效果其實都不錯,也是商業劇作中常見的調節節奏之法。但太乙真人作為主要角色之一,卻依然全程負責製造「喜劇」位,沒有花筆墨在戲劇上描寫出他與「哪吒」的師徒關係或他與「申公豹」的關係,這個人物便顯得非常的功能化。


尤其是通觀全片,你甚至都會為「申公豹」有點鳴不平,像「太乙真人」這樣全程賣萌賣蠢但看不到有任何真材實料的人反而被元始天尊委以重任,實在說不過去,這樣說來「申公豹」其實也是在反抗天命呢!只是導演當然無意豐富「申公豹」這個人物,他的形象設計已經決定了他只是一個刻板的反派角色,而在創作思維上對這個人物依舊是堆砌「喜劇」元素,於是乎「申公豹」的角色也便多了「口吃」的設定。


過份注重商業元素而忽略了對於「人物」的塑造,當然也包括在人物動機和人物完整性上的粗疏。包括不少觀眾會吐槽最後的戲裡李靖莫名其妙去揭敖丙的面紗,而敖丙的立場左搖右擺,一會兒說要幫哪吒一會兒決心要滅了陳塘關,動機異常飄忽等等,而在這場戲裡這些人物的行為邏輯其實統統讓渡給了商業上打鬥與奇觀場面的營造。


當然,在這類堆砌商業元素的劇作範本裡,難免會有一些套路化的設計:好似太乙真人在畫中醒來,沒有發現哪吒變身成為殷夫人;又或是哪吒佯裝成村民小朋友,設計讓他們掉入自設的陷阱之中,這些戲劇的設計是為了通過「反轉」製造意外和喜感,我不知道別人怎麼看,但對我而言全部都是可預期的和老套的,也並不覺得有趣。商業上依舊奏效當然沒話好說,但劇作上孰優孰劣就見仁見智,此處不再細表。


再談「改編」。我以為優秀的改編一定是大膽反叛的,既能傳達出有力的精神內核,且能表達出豐富的人性的。就像《大話西遊》改編《西遊記》當時看起來頗為離經叛道,它將刻板動物性的孫悟空寫出了人的情欲,精神內核其實是關於「人」與「情感」的,這也是它能夠成為經典的原因;又或者1979年版本的《哪吒鬧海》,它的改編令哪吒反抗父權的形象更加鮮明,整個精神內核其實非常大膽和反建制,充滿了政治性,實則是呼應了1979年短暫政治解凍的中國氣候,也幾乎預言了十年後所發生的事。而《魔童降世》的改編當然不是改的《哪吒鬧海》,它改編的自然是封神演義裡原本的哪吒故事。表面上看《魔童降世》的改編也非常大膽,突破了舊有的人物關係,融入了命運自主、父子情深等等主題,以我的個人審美趣味來說,我當然覺得反抗父權的主題性要比舐犢情深並要藉此煽情的商業邏輯要有力量得多,但這些個人審美的判斷暫且不說,我要問的是,《魔童降世》的改編真的反叛、真的大膽麼?


首先是人物上,有人說《魔童降世》裡的哪吒也是頗具反叛性的,一點也不比《哪吒鬧海》中的哪吒形象弱。我想問,他反抗的是什麼呢?在戲中,他的命運是緣於申公豹的從中作梗,但申公豹作為唯一的反派其實並非他的反抗對象,他反抗的對象是天命。但天命在這部戲中卻是虛無縹緲的,既沒有角色亦沒有蹤跡,像是宿命論一樣的天災。其實這類反抗宿命的題旨早在武俠小說中就已經見得多了,一點也不新鮮,但在那些武俠小說中,那些所謂「魔教」主人公們,要反抗的對象也是非常具象的:無論是世俗的偏見,或是正派人士的偽善和威脅。而哪吒反抗的天命,對我而言是完全虛無,完全感受不到的,我不知道是由於審查語境的限制,還是創作人的偏愛,在中國電影中常常都會發生不知道反抗誰,也不知道為何反抗的局面,到最後就是一句「天意」解釋了一切,然後藉此煽情一番,製造所謂的「燃」。對我而言那種情緒是特別空洞的,我既不明白他的反叛性在哪裡,也不知道大家所說的「燃」到底是什麼,難道這種「燃」就只是一種缺乏對象,大喊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自我感動嗎?


其次,在人物關係的改編上,我也覺得《魔童降世》的改編看似反叛,實則是非常安全而保險的。包括對父子關係的塑造和煽情,是非常主流溫情的,符合商業片的操作;哪吒與敖丙的關係,從敵對改成了友情,亦是如此。兩人在人物關係上組cp也好,抑或是敖丙的形象參考了仙俠特色也好,都是商業上流行元素上的考量和計算,皆是「迎合」主流的做法。

當然,「迎合」並不是問題,非但不是問題,「迎合」更應該是商業電影的天職。電影有不同的種類,改編上沒有對錯之分,但是藝術上一定有高低之別。就像《西遊記》和《封神演義》中,為何「大鬧天宮」與「哪吒鬧海」兩則故事能夠經歷時間考驗,流傳和影響力如此大,就是因為人物本身的離經叛道,反抗權威和不迎合主流倫常的那份姿態與精神內核。

說了這麼多,其實我沒有要批評這部電影的意思,相反我覺得它的製作認真,商業元素豐富,是一部成功的商品;只是當有人在藝術水準上不吝讚美這部電影時,我會有所保留,當然更不會同意。一部「好看」的電影,並不代表它的藝術水準就高,這自然是兩碼子事。


正因為《魔童降世》其實可以代表現時中國動畫電影的最高水準,所以我覺得對它苛刻一點也不為過。如何在創作角度更進一步,不僅僅是迎合主流;又或在人物設計能做出真正的原創性(《魔童降世》的人物設計顯然受了不少日漫和美國動畫的影響,美術風格上並不統一),我想中國動畫其實有更長的路要走。

不要太容易自滿,別動不動就覺得「燃」,總歸不是壞事。


最新回复 (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