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新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

看看屋影视 1月前 1370

近日,刁亦男导演的新片《南方车站的聚会》登陆院线。影片的上映带来了分裂的评价,有人极为欣赏电影独特的视听风格,但也有人批评它只是一种风格操练,而缺乏真正的人物与内核。而这种形式的转向,其实不只在刁亦男身上,某种程度上,在他所属的第六代导演群体中,成为一种普遍的尝试与探索。

《南方车站的聚会》取材于一则新闻事件,讲述了一个因意外杀人被警方通缉的在逃犯,在逃亡过程中寻求自我救赎的故事。主人公周泽农在一场帮派火拼引发的混乱中误杀了警察,只能逃身在外。在得知悬赏金高达30万之后,他试图让妻子举报自己从而获得赎金。在逃亡和寻找妻子的过程中,周泽农与陪泳女刘爱爱之间产生了微妙而奇异的关系。刘爱爱作为唯一能帮周泽农找到妻子的人,也在帮派的利诱下将周泽农引入一个个圈套。警察、盗匪、犯罪者、陪泳女之间于是卷起了罪与罚的追击旋涡。

《南方车站的聚会》和《白日焰火》一样有着严格的西方黑色电影框架。首先都有一个蛇蝎美人,就是桂纶镁的角色。其次影片里面所有的剧情推进都主要是人物之间的为达到某种目的而进行的行动。第三影片的创作者在讲述故事时不带有明显的感情色彩,而是把剧情呈现给观众,由观众去爱恨。导演在处理角色时又有着华语江湖电影的影子,里面的芸芸众众身处社会底层却都有着传统江湖电影角色身上有的侠义精神、浪漫情怀。而这一切的背后有导演强烈的个人表达。电影里面作为罪犯的一方,对他们行动目的的描述往往有着生活的无奈、他们身上往往带着侠义与浪漫。而作为警察的一方,对他们行为方式的描述也不是刑侦电影的推理破案,而是让他们进入罪犯的生活,让他们理解所以犯罪的无奈,最后在职业和现实之间博弈。同时因为影片的主创在表达时是不带感情的,歌颂还是批判留给观众去抉择,让观众做选择时去思考社会现实的复杂,而不是简单的正邪二元对立。

印象非常深刻的一场戏,是在那场极致的暴力与浪漫中,骑着摩托车冒着大雨脸上全是流淌下来的血,胡歌半眯着一双眼,却在努力的继续往前骑行着,努力的想要看清着。这让影像中的周泽农像一只哀伤的动物,受伤后蛰伏下来,伺机而动。结尾慢镜头缓缓扫过,配乐由远及近响起。感动得想哭。既为片中的周泽农,也为那个曾经“劫后重生”的演员胡歌。

整个故事线可以视作是周泽农对于他自己的人生救赎,将边缘人寻找尊严和生命存在意义的挣扎与挣脱借助周泽农这个人物呈现在大众面前,引出对于人性、人生的深层思考。而胡歌作为一名已近不惑的演员,无论曾经那个意气风发、鲜衣怒马的少年离开我们多远,他凭借着周泽农这个人物的所有,同时也打破了观众和影迷对于他昔日梦幻的固有形象,用足够生猛的完美诠释,再次荣誉回归

除此之外,让人眼前一亮的是导演在片子中模仿了很多大师级的镜头处理手法:一是连贯动作中的快速特写剪辑,对应开场的群殴事件中对脸、手、腿和脚的特写,让人想到布列松的特写镜头,但整体上更多的是模仿表现主义电影的风格(灯光的颜色变化、灯泡的来回摇摆、旁观者的神情反应斗殴场面的激烈紧张);二是在动物园中对动物眼睛的特写,对应引入“动物第三者”视角为了增加箭在弦上的紧张感,让人想到《驴子巴特萨》和《武士兰士诺》中分别对驴子和马的眼睛特写,虽然想要表达的内容完全不一样

最新回复 (0)
返回